正文

風云(4)

欲樂園 作者:渡邊淳一


但是,三郎在關鍵時刻還是控制住了自己。一個人生活在島上,想要和女人親熱也是正常的。何況三郎一直生活在東京的鬧市區。只要他愿意,女伴是從來不缺的。

可是島上連風俗店都沒有。雖然建有旅館的本町有十來個藝妓,但是她們與其說是賣藝的,不如說都是賣身的。

三郎一開始時并不知道這些,后來有人告訴了他,他便去玩了玩。出人意料的是,她們大部分都不是島上的人,而是從本土或附近島嶼上過來的。

她們得知三郎住在島上后,對他十分熱情,還以比游客便宜的價格接待他。

但是,她們大多都已年過三十,有的已年近五十。因為年輕美貌的藝妓們都去本土了。

就算對自己再熱情,這些半老徐娘也讓三郎不堪忍受。而且這個島也就巴掌大這么點地方,走在街上也總能遇見。“哎呀,是醫生啊”,每當她們這么打招呼時,三郎都會面紅耳赤。

總之,這個島沒有地方可以去消遣。年輕人離開島的理由之一,恐怕就是因為島上沒什么城里那樣的燈紅酒綠之所。因此只要是住在這個島上,還是得有個固定的女伴,要么就得正經結婚。

從這點來看,選明子做女友再合適不過了。雖然她還是實習護士,但也是高中畢業,性格也穩重。

島上的女性與東京的女性相比雖然比較內斂,但很要強。明子也是如此,她不跟著診所同事跑,一直支持著三郎。她的長相雖然稱不上美女,也說得過去,身材也還不錯。

而且三郎本身也沒什么可挑剔人家的本錢。個子雖說還不算矮,但是正如他的綽號“肢肥”那樣,手腳稍大,顯得不太協調。雖然整天干著醫生的活兒,其實不過是高中畢業。從這個角度說,明子配三郎還有富余呢。

但是,三郎猶豫是否和明子交往,其實另有原因。

說心里話,他覺得如果和明子在一起了,就無法逃離這座島了。

當然了,如果三郎想離開島,隨時可以辭掉診所工作回東京去。雖說和島上的女性結合了,也不意味著一輩子被拴在這里。

但是不知為何,三郎總是覺得自己逃不掉了。與其說有什么緣由,不如說只是一種直覺。

明子雖然看上去非常老實,其實個性很強。她一旦認準的人,就會一生追隨,不離不棄的。

三郎雖然很欣賞明子這一點,同時也覺得是個負擔。可以說正是這種不安,讓三郎在開始時畏縮不前。

但是現在情況有所不同,三郎正處于四面楚歌的境地。站在自己這邊的除了所長以外,只有明子了。能掏心掏肺地說話的只有對明子一個。再加上這利休鼠色的雨,使得三郎更加沮喪了。

在第三次接吻后,三郎明確地表示想跟明子做愛。

明子稍微抗拒了一下,最后還是委身于他了。可能明子也被這連日梅雨搞得身心寂寥了吧。

事后,明子嚶嚶哭泣著,緊緊地抱住了三郎。

摟著明子那還殘存著少女般僵硬感的身體,三郎覺得自己再也無法逃離這座島了。

梅雨季節結束于一周后的七月初。

伴隨著雨季的完結,島上迎來了旅游旺季。從七月到八月,島上的人口一下子猛增了兩三倍,而且全都集中在乘船碼頭所在的本町,使得那一帶熱鬧得宛如一個大城市。

總共只有六家的餐館和咖啡廳人滿為患,從碼頭通向酒店的大道兩旁,臨時搭建的特產店鱗次櫛比。對于從事旅游業的人來說,這兩個月正是賺個盆滿缽盈的好時候。

不過,島上也有反對招攬游客的人。

町里確實是熱鬧了不少,但八成游客都是學生,并沒有看上去那樣出手闊綽。他們大部分都住在民宿,或者干脆搭個帳篷過夜。由于年輕人的大量涌入,造成了嚴重的公害。白天,大街上充斥著身著艷麗泳衣的年輕人,深更半夜還有人在街上喝酒。海岸邊男男女女摟摟抱抱,吵架聲也不絕于耳。

無論是從風紀還是城鎮市容角度來看,都帶來了惡性影響。有人建議不如把學生都轟走,但這也行不通。島上近六成的家庭都在經營民宿,所以很多人認為只能如此,而且最近游客在逐漸減少。
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Copyright ? 讀書網 www.bklxio.live 2005-2020,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ICP備15019699號 鄂公網安備 42010302001612號
湖北快三最新开奖号码